当前位置:首页 > 休闲

“减肥神药”司美格鲁肽中国获批!小心这些副作用


6月25日,减肥神药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NMPA)正式批准诺和诺德每周注射一次的司美司美格鲁肽2.4mg注射剂(商品名为诺和盈)在中国获批,针对适应症为长期体重管理。格鲁国获济南市某某餐具培训学校

这意味着诺和诺德在中国除开II型糖尿病外,肽中获得了减重这一巨大的心副市场。


司美格鲁肽是作用诺和诺德开发的一款GLP-1受体激动剂,通过与GLP-1受体结合并激活受体而发挥作用,减肥神药显示出降糖、司美减肥以及降低收缩压和保护心血管的格鲁国获效果。

此外,肽中司美格鲁肽能通过延缓胃排空、心副抑制食欲,作用增加饱足感和饱腹感,减肥神药降低饥饿感以及渴求食物的司美频率和强度,减少能量摄入从而实现体重减轻。格鲁国获

在2021年6月,司美格鲁肽被美国FDA获批上市用于减重适应症,成为全球首个用于减重每周1次GLP-1受体激动剂。济南市某某餐具培训学校

2022年8月,司美格鲁肽完成了在中国的减重适应症III期临床,结果显示自基线到第44周,司美格鲁肽2.4mg组平均体重减轻12.1%,85.3%的受试者体重减轻≥5%,4.5%的受试者体重减轻≥15%。

此次诺和盈主要针对低卡路里饮食和增加体力活动的辅助治疗用于初始体重指数(BMI)≥30kg/m2(肥胖),或≥27kg/m2且<30kg/m2(超重)并且伴有至少一种与超重相关合并症的成人患者。


定价多少?

在获批之后,市场下一步关心的是司美格鲁肽的定价问题。

按照适应症划分,司美格鲁肽注射剂主要分为两个品牌,用于治疗2型糖尿病的商品名为诺和泰(Ozempic),用于减重的则叫做诺和(Wegovy),两者的主要成分都是司美格鲁肽注射液。

首先市场肯定不缺需求,此前还没获批减重适应症时,去医院内分泌科门诊咨询打“减肥针”的人已经络绎不绝。

在中国,纳入医保前1.5ml和3ml剂量的诺和泰(1.34mg/ml)售价分别为1120元和1904元。加入医保后,售价分别为478.5元和814元。

不过这只是降糖版本的价格,如果按照美国定价的规律,减重版本Wegovy普遍会比降糖版本Ozempic的定价更贵,因为前者剂量更大。

美国降糖针Ozempic的定价为每月969美元,而减重针Wegovy则每月定价为1349美元,而诺和盈的价格也可能高于诺和泰。

尽管减重效果明显被誉为“神药”,但需要注意司美格鲁肽注射剂的副作用依然不小。

最常见的副作用包括恶心、腹泻、呕吐、便秘、腹痛、腹胀和消化不良等消化道症状,同时体重快速下降可能会导致营养素不足引起的脱发、骨量较少、贫血等;有些女性也有可能出现月经紊乱

一些罕见且严重的副作用,有研究发现该药可能会加重糖尿病视网膜病变患者的症状,还可能会影响胆囊,导致使用者出现胆囊炎、胆汁淤积等情况。

除了身体的不适,司美格鲁肽使用者的心理健康也可能会受到影响,比如可能会出现抑郁、焦虑、双相情感障碍等心理问题。

一项来自约翰斯·霍普金斯医院的研究团队的研究显示,非糖尿病的肥胖男性服用司美格鲁肽之后,被诊断为ED(阳痿)和睾酮素缺乏症的风险显著增加,分别提高了350%和90%。

还有临床研究表明,停药一年后,许多人减掉的体重会回复大约三分之二。

此前,也有智药局读者阐述用过司美格鲁肽后的副作用。

A:一针瘦了10斤,后遗症是腹胀,胃没有之前那么抗造了。

B:一管瘦了18斤,养了两年的头发掉秃了,连毛囊一起掉,大姨妈直接停了,每次要吃益母草才会一点点,整个脸暗黄,脸颊凹陷,跟逃难的难民似的,停药之后反弹7斤了。

C:多吃点半夜胃胀胃疼,已经4-5次了,太难受。

同样,有甲状腺髓样癌、急性胰腺炎患病史及多发性内分泌腺瘤家族史等的人群,是不能使用司美格鲁肽的;血脂非常高又嗜酒的人群、1型糖尿病人群及孕妇也不建议使用。


市场虎视眈眈

如今,司美格鲁肽注射剂是全球销售增长最快的药物之一。

根据诺和诺德年报,2023年司美格鲁肽累计获得1458.11亿丹麦克朗,约合211.8亿美元的销售额。其中降糖药Ozempic销售额141.65亿美元(975.18亿丹麦克朗),同比增长60%。

如今,GLP-1药物市场都被礼来和诺华两家公司瓜分,诺和诺德维持着领先优势,其价值份额为54.8%。

市场上仅有两家竞争者,已经显示出激烈的价格战 。

例如礼来的tirzepatide减重适应症上市时,就表示其效果优于司美格鲁肽,是有史以来最强减肥药,定价也比司美格鲁肽低20%。

GLP-1这块肥肉,不仅让跨国药企垂涎,也让一众跟随者为之疯狂。海内外都在积极布局GLP-1药物,想要从这里面分一杯羹。


Wegovy和Zepbound无论是药效、品牌还是商业化,都建立了强大的护城河,无形之中拔高了竞争标准。竞争对手需要在功效、安全性或便利性方面表现出优势。

甚至诺和诺德和礼来早就开始布局下一代药物,诺和诺德正在尝试双靶点或组合疗法等方式布局更多减重管线。例如长效胰淀素类似物Cagrilintide以及“固定剂量司美格鲁肽+cagrilintide的复方制剂”Cagrisema。

礼来则主要通过多靶点和小分子药物抢占肥胖市场。例如口服小分子GLP-1RA药物Orforglipron,目前最高减重幅度的GLP-1/GIP/GCG三重受体激动剂药物瑞他鲁肽。

在日益饱和的肥胖市场中,新药物需要展现出极强的竞争优势,才能够脱颖而出。

因此,制药公司们开始研发研究新的作用机制,包括代替给药途径提升患者依从性、延长给药间隔,以及新的双/三激动剂机制等其他策略,以满足肥胖市场的需求。


今年一季度,安进也对减肥药管线进行了重大调整。安进宣布砍掉AMG786,这是一款针对肥胖症开发的小分子口服药,从而将开发重点转向了候选药物MariTide上。

MariTide这款双特异性分子,作用机制为GIPR拮抗剂和GLP-1R激动剂。它既能激活GLP-1受体,又能阻断GIP激素受体。财报中,安进表示其减肥产品MariTide(AMG133)目前正在进行一项II期研究,预计2024年底公布数据。

与其他减重药物作用机制不同,也让MariTide形成了差异化竞争。与Wegovy 和 Zepbound相比,MariTide的给药频率为每月一次,MariTide的剂量可以逐渐减少,服用次数也可以逐渐减少,从而达到治疗效果。

此前Viking(维京医药)的创新药小分子VK2735也在一项中期研究中显示出了积极的减肥效果。患者在13周的治疗后平均体重减轻了14.7%。这一结果超过了礼来的替尔泊肽在同时期的效果。

减肥药战役,现在才刚刚吹响号角。

—The End—


分享到:

11125.net